本文转载自:美文学分享网

一个自闭症孩子长大的故事

一个自闭症孩子长大的故事

当遇见杰夫(Jeff Donohoo) 时, 不会马上显出他是一个36岁的自闭症成人; 实际上,除非您与他谈论到美国亚特兰大勇敢棒球队, 这是他生活真实的兴趣所在,一般而言, 他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。

在杰夫幼年成长的阶段,他的弟弟和姐妹不知道他是自闭儿; 他的母亲, 南希(Nancy Donohoo) 说, 「因为弟妹与他一起长大,他们知道杰夫是杰夫, 他们没有认为他是古怪的任何东西」; 但当朋友开始注意杰夫是不同的,是他10岁的时候」.

南希继续解释, 「杰夫有社交问题,没有精神问题,他是非常聪明的…他读百科全书… 他就是不会与人谈话」;

当有朋友来家中拜访, 借着击掌相交或简单地说声「你好! 」, 大家都努力要与杰夫有社交互动。

今天,杰夫依然是不可能第一个在众人中主动打招呼的人,但与人互动对他而言已是容易很多了; 若你问关于他的童年,他最主要的反应只是「呀」或「没有」。若我们讲到美国亚特兰大勇敢棒球队,就无法使他停止谈论这支球队的最新统计表现率,和他最欣赏的棒球员,马克.太克斯拉 (Mark Teixeira)。

杰夫的自闭症学习是迢迢地走出一条路,光是教他能说话,就是一个最大的挑战,南希,他的母亲说:「杰夫没有目光接触,所以我会握他的面孔在我前面,并且要他说我要他说的词句」.

杰夫在小学一年级时.是一名特殊教育学生。这是杰夫家所在的学区, 佛罗伦萨,阿拉巴马(Florence, Alabama),第一年开始提供特殊教育;直到他是六年级生时,开始在正常班上课,或者在没有智力伤残的孩子班中一起学习.

在杰夫的童年时期,他的母亲就开始怀疑他的成长情况,「当他小的时候,我看了一个『Marcus Welby』的节目,在节目中他们介绍一个自闭症的孩子,这小孩他是安静的; 他坐在角落只会一直在敲东西,反观杰夫却是狂野的,与电视上的那个自闭儿是完全相反,因此我想他应该不是自闭儿,但他却有很多类似自闭儿的那些动作」。

一直到杰夫高一的时候,杰夫的父母才了解自己对儿子的错误判断;杰夫的母亲说: 「有一位处理极多好动儿现象的医生给了我一张明细表,上面列着自闭症的所有症状,那张表上有19种症状,我圈了17项」.

自闭症的诊断并没有改变南希如何对待自己的头生儿子;实际上,医生说她已经一直做着所有正确的事,着重在杰夫的社交功能。

今天, 杰夫与他的父母住在一起,有着严密的固定时间表,却令他感到舒适和安全;他每天早上5点醒来, 会自己做早餐和为要上班做好准备;到了早晨6点,母亲会驾车带着她的儿子到医院,杰夫在这个医院的自助餐厅已工作了16年年; 奥利(Ollie Forté) 是杰夫的监督上司,与杰夫是当初一起加入自助餐厅的工作,他对杰夫有正面的肯定, 「杰夫在这个部门是有价值的,他是可靠的,准时,没有出勤问题,我们爱杰夫」。

到了下午两点半, 杰夫与他的母亲会到YMCA做大约三个小时的运动,然后回家.他会预备自己的晚餐,然后花几小时上网查找美国亚特兰大勇敢棒球队的最新统计表现率,或者自行在书架上寻阅与棒球相关的书籍.

这个固定的作息表在周末假日也是相等的严密,只有一点的小变动,除了不去医院上班,他直接去YMCA,他也偶尔会去书店,添购他的棒球文学汇集。

每日计划的突然变动,对杰夫而言仍然是一个挑战;杰夫的父亲说,「如果杰夫已经计划好今晚要做的事,我们想出去吃饭,并邀请杰夫同行,那就会搅乱他的计划使他整晚困惑不知所措」.

身体的接触对杰夫来讲是非常困难的,他的母亲指出,「他不喜欢被接触,如果触碰了他的身体,他不会因此崩溃但会全身僵硬,他会试着要给您一个拥抱,但这对他仍是一个困难的挑战。

面对这么多的日常生活挑战, 杰夫却有一项好才艺,他很会烹调,也喜欢烘烤。 「他爱点心… 他爱甜点」,母亲微笑地说,「虽然这使他的体重有少许重些,但我们有加倍运动」。

南希和比尔,杰夫的父母至今仍面对我儿有自闭症的挑战,并且他们也承认杰夫将来是无法完全地独立生活; 但你会告诉杰夫的父母,他们要为自己所栽培的杰夫感到骄傲。

「今天杰夫的表现已是一个莫大的奖励,自闭症的成长,是一条漫长的路」,南希吐出她由衷的感言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